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物聯網平台沒有的商業模式,數據中台就有嗎?No!

2019-07-12 10:48 物聯網智庫

導讀:這周,我和研華科技的董事長劉克振進行了一次深度對話。基于長期産業深耕所積累的經驗,他一語道破了某些“皇帝新衣”的現象——比如,物聯網平台在現階段沒有商業模式

這周,我和研華科技的董事長劉克振進行了一次深度對話。基于長期産業深耕所積累的經驗,他一語道破了某些“皇帝新衣”的現象——比如,物聯網平台在現階段沒有商業模式。對于當下火爆的數據中台,他也有相似的判斷,即同樣難以找到商業模式。因此在本文中我們將一起思考:1.爲什麽數據中台迅速躥紅?2.爲什麽說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沒有商業模式?3.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的出路在哪裏?

1.jpg

這周,我和研華科技的董事長劉克振(KC先生)進行了一次深度對話。

他于36年前創辦的研華科技,如今已成長爲年銷售額超過15億美元的工業自動化産品和解決方案跨國公司,現在正在朝向物聯網IoT和邊緣智能進軍。

基于長期産業深耕所積累的經驗,他一語道破了某些“皇帝新衣”的現象。

比如,物聯網平台在現階段沒有商業模式。

“研華雖然有自己的WISE-PaaS物聯網平台,但是我認爲只靠物聯網平台賺不了錢,平台是用來承載服務的,不是用來獲利的。”

對于當下火爆的數據中台,他也有相似的判斷,即同樣難以找到商業模式。

畢竟研華科技是一家硬件基因濃重的公司,KC先生對于物聯網平台的判斷不一定就是未來。但讀懂和延伸他的思維邏輯,有助于我們進一步看清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的發展。

因此在本文中我們將一起思考:

爲什麽數據中台迅速躥紅?

爲什麽說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沒有商業模式?

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的出路在哪裏?

01

中台的鼻祖尚能飯否?

我們先來快速梳理一下中台的相關知識。

什麽是中台?

按照數據咨詢公司Thoughtworks首席咨詢師王健給出的10個字定義,中台就是:

“企業級的能力複用平台”

“企業級”劃定了中台的範圍,區分開了單系統的服務化與微服務。

“能力”指定了中台的主要承載對象,能力的抽象解釋了各種各樣中台的存在。

“複用”定義了中台的核心價值,過去的平台化對于易複用性並沒有給予足夠關注。中台的興起,使得人們的目光更多的從平台內部,轉換到平台對于前台業務的支撐上。

“平台”說明了中台的主要形式,區別于應用系統拼湊的方式,通過對于更細粒度能力的識別與平台化沉澱,實現企業能力的柔性複用,對于前台業務更好的支撐。

中台的鼻祖是誰?

中台是最早由阿裏在2015年提出的“大中台,小前台”戰略中延伸出來的概念。它的靈感來源于芬蘭的小公司Supercell,這家公司僅有300名員工,卻接連推出爆款遊戲,是全球最會賺錢的明星遊戲公司。

2015年年中,馬雲帶領阿裏衆高管拜訪了Supercell。2016年6月,騰訊宣布以86億美元收購Supercell公司84.3%的股權。

Supercell的神奇之處在哪裏?恰恰是這家小公司,開創了中台的“玩法”,並將其運用到了極致。

這家看似很小的公司,設置了一個強大的中台,用以支持衆多的小團隊進行遊戲研發。這樣一來,各個團隊就可以專心創新,不用擔心基礎卻又至關重要的技術支撐問題。

Supercell的CEO潘納甯更是將一個遊戲公司按照一個專業運動隊的方式來管理。他認爲管理層的唯一使命是獲得最好的人才,爲他們創造最好的環境,給他們自由和信任,幫助他們擺脫困境,讓公司成爲一個最好的人才可以産生最大影響的地方。

其他的一切,包括財務目標,都是次要的。

因此Supercell構建了完全顛倒的管理結構。

傳統的管理結構是一個金字塔形的,CEO往往處在金字塔的頂端。而Supercell最大的創新之處,在于其管理結構完全是上下顛倒的。潘納甯最引以爲豪的標簽是:“行業裏最沒有權力的CEO”。

2.jpg

Supercell的整體架構采用“開發者領導”的模式。300人的團隊被分成若幹個小團隊,5-7個遊戲開發者組成一個小團隊,開發自己的遊戲,以最快的速度推出公測版,檢測遊戲受用戶歡迎的情況。

這些小團隊又被稱爲“細胞cell”,Supercell則是這些細胞的集合,這也是Supercell公司名的由來。

由此可見,中台不是單純的系統或平台,更是組織架構的重組和變革。

3.jpg

然而,企業的經營過程由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中台並非萬能靈藥,它並沒有讓Supercell銷售額的高歌猛進保持太久。

情況的扭轉在2016年便已顯露,在2017年和2018年,Supercell公司的營收連續2年出現明顯下滑。

中台的類型有哪些?

按照目前普遍的說法,中台分爲6類:

數據中台:提供數據分析能力,幫助企業從數據中學習改進,調整方向。

業務中台:提供重用服務,例如用戶中心、訂單中心之類的開箱即用可重用能力。

算法中台:提供算法能力,幫助提供更加個性化的服務,增強用戶體驗。

技術中台:提供自建系統部分的技術支撐能力,幫助解決基礎設施、分布式數據庫等底層技術問題。

研發中台:提供自建系統部分的管理和技術實踐支撐能力,幫助快速搭建項目、管理進度、測試、持續集成、持續交付。

組織中台:爲項目提供投資管理、風險管理、資源調度等支持。

4.jpg

由于數據中台與物聯網的關系最爲密切,一些公司已經把數據中台作爲物聯網平台的一部分,對外提供服務。

因此我把數據中台作爲典型代表,重點討論。

中台到底有多火?

“中台”一詞是在今年5月21日開始進入人們的視野。

那天,騰訊召開了全球數字生態大會,會議上騰訊高管提出:“開放中台能力,助力産業升級”。從此之後,大家圍繞中台開始進行各種討論。

5.jpg

還有人將2019年稱爲“數據中台”元年,其火熱程度可見一斑。

如此迅速躥紅,不排除過度包裝的可能性。有網友評論:“互聯網的企業就是愛炒概念。本來很明白的東西,被他們一包裝,就變得高深莫測了。”

爲什麽數據中台迅速躥紅?

關于這個問題,我很認同管理咨詢公司羅蘭貝格高級合夥人王欣的觀點:數據中台只是海水表面掀起的浪花,底層的暗湧是商業大環境的變化。

他認爲:“在業務高速增長的情況下,沒人在乎組織怎麽建設,因爲抓市場機會都忙不過來;但當環境沒那麽樂觀的時候,企業的內部管理就會轉向精益化。”

經濟環境趨近,互聯網企業和傳統企業都面臨轉型壓力。但在這樣的需求之下,許多公司發現在業務高速增長時代,單純追求財務增長的副作用開始顯現,組織內的部門“牆”已經根深蒂固。

基于傳統的組織構架,跨部門間的考核和激勵機制不同,協作面臨重重障礙。普通員工自下而上的創新,幾乎更是不可能的事。

面對現狀,企業想要更好的服務于産業客戶,就需要借助中台將各種能力進行模塊化拆解和跨部門複用。尤其很多企業意識到數據擁有巨大價值,希望將數據好好利用,由此數據中台的需求便應運而生。

02

爲什麽說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沒有商業模式?

中台是一種組織架構的重塑,也是一種新的思維體系。

由于中台更關注能力的複用,數據中台爲物聯網平台增加了靈活性,更容易讓數據驅動價值的創造。

中台將原本“煙囪式”的應用系統重構爲易調用的“細胞cell”,實現能力的可複用化。這種系統設計思想並不是全新事物,借用中台思維,在平台上新增或者修改功能時,工作量和難度被大幅降低,不同團隊和部門之間也更易于協作。

一個好的平台,一般先得成爲好的中台。

在物聯網平台中或多或少都有數據中台的影子。但是它的實現需要曆經多年的技術積累和業務沉澱,並非一朝一夕可以達成。

同時,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都面臨著一個共同的課題,如何找到商業模式?

先從物聯網平台說起。

爲什麽KC先生認爲物聯網平台沒有商業模式?

他的觀點是,物聯網平台的盈利一定來源于平台之外。

物聯網平台有基礎設施化、服務化和入口化的傾向,就像網絡上的搜索引擎,電腦或者手機端的操作系統一樣,只做平台賺不到錢。平台是由搭載它的硬件,或者平台上提供的SaaS服務,間接獲利。

這裏需要澄清一個誤區,KC提到他遇到一些企業,明明只做了一個物聯網項目,或者搭建了一個物聯網應用,硬說自己是物聯網平台。這些“平台”不在他的討論範疇。

而現階段,物聯網平台盈利的基礎還非常薄弱。只有當物聯網平台之上的SaaS“共創”産業生態非常繁榮之後,平台才有可能獲利。

也就是說,物聯網平台的價值需要通過生態體現。

爲了讓物聯網平台加速獲得商業回報,優先要讓SaaS層的共創生態更加繁榮。從工業、醫療、零售、樓宇等産業的實踐來看,KC認爲進入SaaS生態的共有4種力量:

第1種是大型企業內部的IT團隊。比如大醫院的IT工程師有可能在百人以上,屬于In-house共創SaaS生態。

第2種是傳統的系統集成商轉型,成爲新型物聯網集成商,同時也提供SaaS服務。

第3種是初創型的物聯網服務商,他們有很多是ISV(Independent Software Vendors,獨立軟件開發商),同時具備原生性的物聯網基因,直接面向客戶提供SaaS服務。

第4種是由第1種成熟之後,從企業中獨立出來,成爲新派生出的物聯網SaaS服務商,對外賦能。

按照數字化轉型的演進曆程,一般每個行業都會經過下面這個螺旋式上升的循環:

現有數據的可視化→可視化之後決策者意識到數據的價值,進一步提升和改善數據采集能力→更多的數據持續産生,建立一定的數據分析基礎→人工智能等新型算法有了用武之地,決策流程繼續改善→周而複始,增強不斷挖掘數據價值的正向循環

針對不同行業,生態的成熟度不同,産業的數字化轉型進程不同,很多行業有意願與物聯網平台共創的生態合作夥伴又小、又少,物聯網平台的商業化之路難度很大。

6.jpg

基于上面的思考,KC將研華的物聯網平台和共創生態發展之路劃分爲3個階段:

第1階段,擴展現有的嵌入式硬件平台。這是數據采集的基礎部分,比如邊緣計算和終端類産品。

第2階段,搭建以工業PaaS爲核心的WISE-PaaS工業物聯網平台。目前WISE-PaaS已經推出多個整合式應用方案(SRP),包括設備綜合效率(OEE)、能耗管理系統(EMS)、故障預測與健康管理(PHM)等許多個單元模塊。

第3階段的最終目標是實現物聯網應用集成平台解決方案。通過與垂直行業夥伴的合作,最終將物聯網方案快速普及到工業、能源、環境和智慧城市等領域。

再說數據中台。

數據中台的價值通過被集成體現。

在過去經濟高速發展的時代,很多公司進行大規模業務擴展的時候,不可避免的出現了“重複造輪子”的現象。

中台如果想完美解決“重複造輪子”的問題,不僅需要技術叠代,還需要組織變革。因此只有中台思維被集成和嵌入到企業內部,才能實際發生效用。因此數據中台一定是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往往由技術實施和項目咨詢這對伴生服務共同推進。

與物聯網平台生態類似,能夠具備數據中台落地能力的企業少之又少。相比ISV,找到適合的IDV(Independent Data Vendors,獨立數據開發商)更是難上加難。

即便找到,很可能又陷入到另一個誤區。

美國國家基金會(NSF)智能維護系統研究中心(IMS)創始主任李傑教授,在新書《工業人工智能》中提到:

“我們接觸過許多對工業場景感興趣的數據服務公司,發現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會首先問我們有哪些數據,而不是問有哪些問題要解決。”

他認爲這種現象是因爲雙方的視角不同所導致的。

到底是從數據的視角出發,尋找數據中隱藏的關系和應用機會;還是從問題出發,以解決問題爲導向從而創造價值,會造成截然不同的結果。

03

物聯網平台和數據中台的出路在哪裏?

2019年物聯網平台進入整合與洗牌階段,即便是大企業也很難幸免。

今年3月,SAP解雇了所有頂級HANA開發人員。HANA原本是一款業務數據平台,但有業內人士稱,HANA誇大了其技術創新性。最近又有知情者透露,SAP的物聯網品牌Leonardo名存實亡,SAP物聯網PaaS平台的開發團隊亦已解散。

在此前的文章中我曾經提到,全球一度有超過400家物聯網平台,但目前能夠幸存的發展路徑已經較爲清晰,無外乎兩條:

路徑1--連橫發展:走橫向跨界平台路線,打造物聯網基礎設施型平台,不計較短期盈利,持續擴展市場占有率。

路徑2--合縱深耕:深耕某一個垂直行業,在解決行業痛點的過程中建立護城河,向縱深發展,並且謀求與行業頭部企業綁定。

走上兩條路徑的企業各有特色:

路徑1往往被巨頭看中,來自互聯網、運營商、IT公司、傳統企業的“巨無霸們”紛紛搶占了各自的地盤。

物聯網平台是一個具有馬太效應的領域,占據頭部的物聯網平台將是極少數。

最終鹿死誰手還充滿變數,加之物聯網領域存在特有的發展節奏和客觀規律,即便GE、IBM、SAP這樣體量的“龐然大物”也不一定能討到好處。

路徑2往往被創新型物聯網平台企業選擇,畢竟資源和資金有限,不如瞄准一個行業持續深耕。比如在國內,2012年前後,最先起跑了一批智能家居物聯網平台企業。在2015年前後,一批工業物聯網平台企業又陸續登場。

國外也不乏深耕于某一行業的物聯網平台,相比通過平台的直接銷售獲得的經濟回報,這些平台對傳統産業創造的協同和放大效應,更具備實際價值。

美國投資銀行KBCM Technology Group最新發布的研究報告分析:大部分物聯網初創企業的最佳退出策略不是IPO,而是被並購。

買家通常是有轉型或者整合需求的傳統大型企業。

7.jpg

國內也出現了相似的苗頭。

那些最先起跑,同處于智能家居物聯網平台賽道中的創新企業,紛紛獲得了來自傳統行業的“橄榄枝”,而且不出所料,尤以來自地産及其相關領域,急需轉型的“金主”爲多。

歐瑞博在2019年5月獲得了美的置業和紅星美凱龍共同投資1.3億元C輪融資。

塗鴉智能在2019年6月與綠地集團簽約,綠地以戰略投資人身份投資入股成爲其重要股東。

雲智易在創立之初便被易居中國投資,與易居集團的相關資源協同推出物聯網雲平台。

更多的投資案例即將揭曉…

向後望去,工業物聯網平台亦不乏等待接盤的制造業“金主”。

曾經有過一份統計,中國淨利潤超過10億美元的公司多爲制造型企業,比較典型的包括魏橋集團(紡織、鋁業、電力等綜合行業)、萬洲國際(食品行業)、海螺集團(水泥行業)等。

面臨轉型壓力的制造型企業,或許又會掀起一次新的“投投投”、“買買買”浪潮。

有物聯網平台的經驗在前,數據中台的退出策略已不言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