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物流正在鬧革命

2019-07-01 09:40 物流指聞

導讀:從近期熱點,感受行業變化。

電商 物流 快遞,張勇,菜鳥,申通,G7,物流科技,快遞,資本,物流信息化,倉儲智能化,AGV

圖片來自“東方IC”

快遞求變

6月18日,順豐、申通、圓通、韻達等發布5月份經營簡報。其中,申通以47.53%的增速位居第一,業務量達到了5.97億票。

對于開春以來申通的狂飙突進,申通快遞自己發文總結稱,“申通的爆發絕非偶然,枯燥的數字背後是申通快遞近年加大投資力度,加強基礎設施建設,提升操作能力和服務質量的結果。”

數據顯示,2018年,申通進一步加快中轉直營步伐,斥資12.99億元先後收購十大核心轉運中心。而在加大投入夯實基礎的,申通也在利用科技助力業務升級。按照規劃,未來三年,申通將投入10億元研發經費重塑申通技術,搭建申通快遞“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數據運營平台、智慧經營平台、智能決策平台、數字後勤平台、全鏈路數字化操作平台。

另一方面,申通快遞更加重要的一個舉措是請回了“老將”陳向陽。作爲行業老兵,陳向陽接下來如何帶領曾經的通達系快遞“帶頭大哥”重返輝煌?其在申通快遞2019年年中工作會議上,釋放了幾個方向:

聚焦末端客戶體驗指標治理,加快落實重點城市扁平拆分,持續推進多頻配送服務能力,全面推進末端配送創新改革,持續推動網絡服務能力提升;

借力菜鳥資源,擴大裹裹業務合作的深度和廣度,不斷提升服務體驗;

通過建立申通質量文化體系,加強地級市運營能力建設,保持市場、成本、質量平衡發展,培養質量專家型人才,加強人工智能在服務質量方面的應用等舉措,進一步提升申通的服務水平,提高客戶的滿意度。

值得注意的是,這次年中工作會議,菜鳥聯盟秘書長、菜鳥副總裁史苗和菜鳥資深技術專家蘭博均受邀參加會議並做發言。

史苗稱,菜鳥將用技術的力量把申通的短板補起來,用打勝仗來凝聚網點、客戶、員工等各方力量;用技術創新創造的方式後發制人;用戰略和發展的眼光贏得未來。蘭博表示,阿裏的技術優勢將會助力申通的技術改造,人管不如制度管,制度管需要有效地監督和考核,技術無疑會是快遞企業監督考核的重要手段,帶來申通快遞成本的降低,增加各個環節管控力度,這個核心會是未來申通打勝仗的秘密武器。

無論是陳向陽的講話,還是史苗和蘭博的發言,借力菜鳥的資源和技術,成爲申通下一步發力的方向之一。這樣的選擇或許在陳德軍的講話中可以尋得原因。

對于現狀,陳德軍指出“優勝劣汰,適者生存,目前是整個快遞行業的轉型升級階段,市場增速放緩,競爭不斷加劇,行業發展與壓力並存。全網必須要清晰認識到今年的嚴峻形勢,真正的轉變理念”,對于未來,他這樣說“申通快遞的未來一定是一家集合‘數據’和‘科技’的平台型企業。”申通快遞轉型升級勢在必行,刻不容緩,全網必須抛棄老思想,擁抱互聯網,用數據、智能來統籌申通的業務、産品和管理。

在快遞業,申通的選擇不是孤例,隨著二三線快遞或退出或轉型,剩下的一線快遞日子也並不好過,“未來只剩下三家寡頭”的聲音不絕于耳,下調派費壓縮成本的動作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人覺得未來“0元發快遞”也不是不可能。

必須承認,過去一些年中國快遞的迅猛增長得益于電商,更得益于以加盟的形式搭建出了一張高效快捷而且具有成本優勢的網絡。如果說,過去成績的取得得益于這種“網絡協同”,那麽未來快遞業競爭的高點在于“數據智能”。從汗水物流向智慧物流發展,從獲取規模效應到向技術要效益已經是行業共識。

借力菜鳥的資本、資源與技術,對于不想被淘汰的通達系快遞來說,或許是當前形勢下的“最優解”,或者說是“不得不”的選擇。而且,這些快遞企業也曾受益于菜鳥的技術創新。

行業革命

消費者近些年的感受是快遞越來越快,處理流程越來越自動化、智能化,而這一切的關鍵在于包裹上的小小的電子面單。

之前的紙質面單多是不同快遞公司自己定制,格式不統一,電商爲了批量發貨不得不接入不同快遞公司的打單系統,接入成本高,並且由于紙質面單沒有接入數據平台,快遞公司需後期手工錄入簡單信息,錄入成本也很高,這也導致快遞行業一直未能實現智能信息化管理。

2014年,菜鳥開始牽頭推廣電子面單,通過統一標准,規劃流程,統一入口。打個比方就是“向原先說著各自方言的人普及了普通話”——這樣一個舉動,成爲了物流信息化的一大裏程碑,

首先帶來的就是分單成本的降低和准確率的提高,全網攬簽時效從平均4天提速到2.5天。其次,電子面單不再是無用的廢紙,它將用戶信息收集整合,成爲了企業了解用戶的第一手數據,通過數字化進行數據驅動,企業方可通過數據了解分析獲取用戶畫像,發揮其價值。

菜鳥網絡官方數據透露,電子面單推出5年來,累計服務于800多億個包裹,日均生成量已經超過1億個,成了中國快遞業的現象級産品。可以說,在菜鳥電子面單帶動下,中國快遞業進入了數字化快車道,全網實現了自動化。

而這種創新效應,也漫溢出快遞之外。2018年6月,安能宣布推出的快運電子面,已實現通過官網、微信端口下單後,業務員可直接開單打印。2018年7月20日,百世集團旗下百世快運聯合菜鳥推出電商大件“電子面單”……

事實上,集中度較高的快遞領域在打“價格戰”、“技術戰”的同時,快運領域的戰事同樣火熱。隨著電商的逐步成熟和快遞行業的迅猛發展,高價值、體積大、非標准化外形的商品迎來的發展機遇,德邦快遞、優速、壹米滴答、百世等等紛紛發力大件快遞,降價,提效,優化服務,重金激勵,競爭手段花樣百出。

在全網型快運巨頭殺得火熱的同時,區域小霸王也開始整合,三志、聚盟等發展引人注目,標准化、網絡化、技術化……一切仿佛是十多年前的快遞。更引人關注的或許是互聯網平台的“降維打擊”,滿幫九大事業部(平台、交易、科技運力、金服、新能源、物流地産、車後、無人駕駛、國際)形成了一個龐大的産業生態布局,更有消息稱“滿幫試行廣州到上海的專線,運價比一般的物流公司低一半”……物流業的革命,就是這樣靜悄悄的來襲。

技術浪潮

與此同時,物流企業正在受益于新技術帶來的紅利,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這些高大上的詞語與物流企業不再遙遠。

在6月25日舉辦的G7夥伴大會,G7創始人兼CEO翟學魂透露:2019年,G7平台上連接的車輛數超過百萬,達到112萬台。6月當月的交易結算金額已超過15億元。

作爲沖在物聯網産業落地第一線的創業公司,G7給物流企業帶來了什麽?舉幾個簡單的數字:

過去一年,G7在全世界第一個把物聯網與貨車保險結合起來,把追尾導致的死亡事故數量降低到了原來的六分之一。G7路口風險算法上線後,路口風險導致的賠付率的從6.81%降低到2.05%。過去一年,G7幫助保險公司把平均賠付率從80%以上降到40%多。

G7與全球頂尖的夥伴合作,第一次用物聯網重新設計了物流裝備體系,用圖像識別技術把車廂內的狀況變成了3D影像。京東、順豐等大型企業都已經在使用全新的裝備來武裝自己的物流運營體系。當物聯網與裝備的結合,不僅大幅提升了物流行業的效率,整個裝備産業鏈的新動能也被釋放。

同樣的變化,也發生在園區。

今年3月,京東物流宣布率先建設國內首個5G智能物流示範園區,依托5G網絡通信技術,通過AI、IOT、自動駕駛、機器人等智能物流技術和産品融合應用,打造高智能、自決策、一體化的智能物流示範園區。

再往前,我們可以看到:菜鳥宣布在南京的全球首個物聯網(loT)機器人分撥中心已經啓用。無人倉庫、自動化流水線管理、AGV機器人以及機械臂等“黑科技”,將會在整個未來園區內實現。而在菜鳥與圓通聯合打造的圓通蕭山分撥中心,使用機器人分揀快遞,每天可分揀超50萬包裹。

而這僅僅是開始,菜鳥網絡CTO谷雪梅曾在年初表示:2019年IoT(物聯網)將成爲最重要技術趨勢,將決定未來五到十年的物流業競爭格局。在今年的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其又宣布,菜鳥網絡將和行業共建物流IoT開放平台,加速物流數字化。

據其介紹,菜鳥基于數字孿生技術、AI和IoT技術打造的物流IoT開放平台可以接入任意設備,實現倉儲、運輸、配送和驿站代收等物流全鏈路數字化智能化升級。

以數字倉爲例,接入物流IoT開放平台後,倉內的作業流程也將基于數字載體做調度。也就是說,工人的作業任務將由算法基于訂單、庫存等要素自動規劃,這比人工管理的效率要高出很多,管理質量也隨之提升。

同樣的場合,菜鳥網絡總裁萬霖宣布,將啓動智能物流骨幹網數字化加速計劃,目標是未來三年與中國主要快遞公司一起,爲快遞業降本增收500億。

具體而言,在未來三年內,菜鳥裹裹與快遞行業每年將爲超過10億人次提供全新寄件服務;菜鳥驿站將同合作夥伴共建10萬個社區級站點;菜鳥Iot技術將和快遞行業共同連接1億個智能物流終端。

作爲備受關注的菜鳥網絡的掌舵人,在萬霖看來,當前的快遞業無論是人手與業務量之間的矛盾,還是既定價格與不斷上升的人力成本之間的矛盾,規模驅動的增長模式已難以爲繼,轉型迫在眉睫。破解之道在于:數字化×模式創新、數字化×服務創新、數字化×技術創新等。

“過去一年我們在智能物流骨幹網上有了全面進展,接下來通過數字化和模式創新、服務創新、IoT(物聯網)技術創新,菜鳥與快遞公司將一起創造更多新價值,其中數字化是基礎,是爲未來的模式、服務和技術創新做准備。IoT是物流要素數據化的重要手段。”

對于未來的目標,阿裏巴巴集團CEO、菜鳥網絡董事長張勇說的更爲明確:“未來的物流一定是從數字化到數智化,數智世界將是我們共同面臨的時代。”

在其看來,未來的物流一定是從數字化到數智化,數字化是智慧物流的初心和基石,所有的數字化都在爲未來的智能化做必要准備。當所有的物流要素被數字化以後,我們將和行業共同努力,推動整個行業向智能化方向發展。這是快遞行業面臨的前所未有的曆史機遇。

商流演進

正如張勇所說,“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産生的包裹,商業形態的演進影響著物流業態的變化”,陳向陽也認爲,菜鳥代表阿裏的物流,同時阿裏不斷有新的東西被推出來,像新零售、裹裹、城配聯盟、跨境業務等,這些場景都是菜鳥和阿裏自己創造出來的。這些業務對申通這樣的快遞公司而言,是具有希望的增量市場,是未來。“如果說沒有資本合作,你能不能獲得新業務試水的門票?”

變化是看得見的。隨著新零售如火如荼的進行,一些新的業務場景開始湧現,一些玩家成爲了受益者:天貓+屈臣氏門店+菜鳥+點我達的模式,讓點我達則成爲新零售落地的基礎設施。整合多家落地配企業,定位爲本地生活服務商的丹鳥更是引發關注。在末端,根據菜鳥裹裹發布的年中寄件報告,用戶寄件量同比增長175%,用戶增長130%……

正如德勤研報所言:追本溯源,物流的最終目標依然是通過不同的方式和途徑,以最高的效率和最低的 成本實現物的傳遞交付。因此行業內所有的新模式、新技術、新業務,都離不開如何實現或者賦能“物流履約”、如何構建和打通“信息網絡”、如何實現“線下資源”的高效利用等關鍵問題。

對于物流業而言,這場數字化、智能化的革命,才剛剛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