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伴隨5G商用,中國全面進入VoLTE時代

2019-08-08 09:44 通信世界網

導讀:當前5G建設方興未艾,在5G時代,語音業務該如何發展和演進?4G時代的語音解決方案VoLTE和5G話音解決方案之間有何聯系?運營商應該如何確保給5G用戶持續提供高質量的話音服務以保持用戶粘性?

語音作爲運營商最爲基礎的業務,曾經被視爲運營商三大支柱業務之一。但是隨著4G網絡的迅速發展,語音業務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受到互聯網公司OTT應用的巨大沖擊,風光不在。當前5G建設方興未艾,在5G時代,語音業務該如何發展和演進?4G時代的語音解決方案VoLTE和5G話音解決方案之間有何聯系?運營商應該如何確保給5G用戶持續提供高質量的話音服務以保持用戶粘性?本文將著力探討上述問題。

5G仍基于IMS提供話音服務,VoLTE成爲關鍵先生

根據3GPP標准定義,5G將沿用4G的話音架構,仍基于IMS提供話音業務。4G的無線接入技術爲LTE,其上面承載話音稱之爲VoLTE;5G的無線接入技術爲NR,其上面承載話音稱之爲VoNR(Voice over NR)。VoLTE、VoNR作爲IMS話音的不同接入方式存在。

在4G網絡商用初期,由于缺少連續LTE覆蓋,運營商只能采用CSFB語音方案(也就是語音回落技術,電話接通時,手機網絡回落至2G或3G),將話音業務通過2G/3G網絡來承載。隨著LTE網絡覆蓋的大幅改善,適時部署以IMS爲基礎的VoLTE網絡,以LTE網絡來承載話音業務,也由此徹底解決了因爲CSFB回落方案帶來呼叫接通時間慢、通話時4G數據業務中斷等問題。

同樣,在5G時代,標准也定義了EPS FB方案,將話音回落到VoLTE來承載,以解決初期5G覆蓋不足對話音業務帶來的不利影響。待5G覆蓋完善後,再推出VoNR,采用更高清的編解碼技術,進一步提升話音質量和體驗。考慮到運營商關閉2/3G網絡以減輕多網運營負擔的訴求,把VoLTE打造成爲一張話音基礎網成爲必然選擇。

但當前的情況明顯和當初4G商用時不同:4G商用之時,國內三大運營商都已經在2G或者3G具備了一張完備的CS話音打底網絡。而當前5G商用在即,作爲5G初期主力承載話音的VoLTE網絡,三大運營商發展狀況不盡相同,因此VoLTE成爲5G商用時,保證用戶能夠享受優質話音業務的關鍵先生。

伴隨著5G提速,運營商紛紛加碼VoLTE投入,中國全面進入VoLTE時代

三大運營商VoLTE建設和發展不均,中國移動一馬當先。但隨著5G商用進程提速,中國電信和中國聯通紛紛加大VoLTE的推進和投入,以確保在5G到來之時,話音業務的平穩發展。

中國移動

中國移動在2015年8月17日杭州打響VoLTE商用第一槍,之後幾年間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推動VoLTE商用,期間也面臨巨大的挑戰。記得2016年,爲了搬走VoLTE商用中面臨的“大石頭和小石頭”,中國移動啓動“百日會戰”,開展大量網優工作,重點進行VoLTE業務質量攻關。

近年來,中國移動VoLTE隨著4G網絡的發展,成爲全球領先的VoLTE網絡。從中國移動官網獲悉,中國移動目前VoLTE已覆蓋 29個省份、318個城市和地區。在用戶方面,中國移動2018年全年財報顯示,中國移動VoLTE用戶數占全部4G用戶數的 53.4%,約3.56億。按照往年的用戶增速推測,截止今年上半年,VoLTE用戶將超過4.5億,VoLTE滲透率(相對于4G用戶)超過60%。VoLTE已經成爲中國移動話音基礎網,爲平穩過渡到5G做好了准備。

在大力建好網絡和發展用戶的同時,中國移動以“4G+ 高清話音”展開全方位的品牌推廣活動,以優質的話音鞏固提升4G整體品牌,取得良好效果。

中國電信

中國電信4G網絡初期主要基于FDD制式,獲得FDD牌照晚一些,在資金等方面也不如中國移動,所以中國電信VoLTE的建設相對滯後。自2017年以來,中國電信相繼完成了建設聯調、信號覆蓋優化、終端研發適配、VoLTE業務加載等工作,並邀請近百萬友好用戶進行了VoLTE業務體驗與測試。

一個關鍵節點是在2018年9月,中國電信公布了中國電信VoLTE業務三步走策略。第一步是全網試商用期。2018年10月中旬實現初步試商用。第二步是規模商用期。2019年6月,VoLTE網絡覆蓋達到CDMA 1X水平,智能網業務全面承接。第三步是成熟商用期。此時用戶在VoLTE駐留時間超過98%,智能網業務全面承接。

之後我們看到,中國電信VoLTE業務于2018年11月29日,開啓全面試商用。據了解,截至2019年上半年,中國電信VoLTE在線用戶超過500萬。在推動VoLTE業務上,中國電信對內辦理VoLTE業務獎勵10元/戶店,對外,用戶辦理VoLTE業務,當月贈送100分鍾VoLTE時長優惠的獎勵政策。今年3月,中國電信官微發文,正式宣布iPhone 6以上機型升級iOS 12.2以後可使用電信VoLTE功能。

中國聯通

因爲中國聯通3G 網絡是WCDMA,可以承載語音通話,再加上建設VoLTE成本考慮,所以中國聯通在VoLTE方面發力最晚。2018年,中國聯通一反常態,開始在部分城市試點開通VoLTE,但是2018年11月底,中國聯通疑似關閉了VoLTE業務申請,原因是尚需優化。

之後,中國聯通在悄悄開展VoLTE炫鈴平台改造,想爲VoLTE的試商用做好充分准備。2019年初,中國聯通采購多達41.6萬個4G基站,打造4G“打底網”,也有支撐VoLTE業務發展的意圖。

在今年4月1日,中國聯通VoLTE業務終于有了突破性進展,開始在北京、天津、上海、鄭州、武漢、長沙、廣州、濟南、杭州、南京、重慶共11個城市先行試商用。在6月1日,中國聯通正式宣布VoLTE全國試商用。

至此,中國三大運營商終于全部在全國範圍內開通VoLTE高清語音和視頻電話功能。由此中國進入全面VoLTE時代。

VoLTE是5G商用的必要准備

今年6月6日,中國發布5G牌照,意味著中國5G發展加速。在此背景下,VoLTE業務迎來發展快速期。爲何筆者會有這樣的看法呢?

一方面,在5G時代,語音業務將采用全新的VoNR形式,但VoNR短期內在5G無法全覆蓋的前提下難以提供好體驗。

在5G NSA階段,如果運營商還采用基于2G/3G的傳統語音通話技術,當用戶通話時手機需要回落到2G/3G網絡,這讓用戶通話體驗大打折扣。這無疑會對運營商品牌産生非常負面的影響。

更重要的是,5G SA組網商用初期,如果沒有EPS FB回落到VoLTE,5G用戶無法撥打和接聽電話。因爲3GPP標准中明確規定,不支持5G到2/3G的CSFB,只能通過EPS FB技術將話音回落到LTE網絡,通過VoLTE完成語音業務的連接。

即使5G網絡建成後,新技術VoNR可以提供較好的5G語音業務,但在偏遠地區等5G網絡覆蓋不好的地區,爲了保證語音業務的連續性,用戶還是需將語音業務回落到LTE,由VoLTE來實現。

對此,中國電信在去年6月發布的《中國電信5G技術白皮書》中表示:對于語音業務,5G實現全覆蓋相對較難,爲避免頻繁切換,保持語音連續性,初期采用SA下的5G回落VoLTE方案,當5G網絡覆蓋性能全面提升後,再適時考慮VoNR等技術方案。

由此可見,在5G發展初期,運營商還得依靠4G VoLTE擔當語音業務的頂梁柱。

另一方面,發展VoLTE,有利運營商頻譜重耕,加速5G發展。5G建網的複雜性一直是業界談論的焦點,一方面由于5G網絡自身的複雜,另一方面由于2G/3G/4G/5G網絡共存,對運營商網絡維護帶來全新挑戰。此外,2G/3G網絡所占據的頻段資源都是較好的頻段資源,如果能夠被再次重耕,對于運營商5G網絡發展勢必起到促進作用。

因此,最近運營商關閉2G/3G網絡的聲音不絕于耳。比如中國聯通在《5G基站設備技術白皮》中明確表示,大力發展5G,並逐步關閉2G/3G網絡。

運營商能否實現關閉2G/3G網絡,關鍵便是能否順利將2G/3G網絡上的業務遷移出來,其中傳統語音業務成爲重點。VoLTE可以說是運營商實現業務遷移的關鍵點。

由此可見,運營商對關閉2G/3G網絡的需求迫切,需要通過VoLTE將語音業務遷移到4G網絡上;不論是5G發展初期,還是5G網絡建成後,考慮到語音業務的連續性,VoLTE必不可少。

後VoLTE時代,話音這盤棋該如何進行?

綜上所述,VoLTE是5G商用的必要准備,隨著中國5G商用進程提速,中國全面進入VoLTE時代,VoLTE已經或者即將成爲承載話音的基礎網絡。

後VoLTE時代,如何基于VoLTE這張具備多媒體通信能力的網絡做好經營?後續我們繼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