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挑戰重重 智能音箱拿什麽爲自己再續後勁?

2019-08-06 09:40 中國家電網

導讀:雖然入局企業有上百家,但從市場份額來看,其實也就是阿裏巴巴、小米和百度在競爭,那麽到底誰能勝出呢?

近年來,由于智能家居市場規模不斷擴大,人工智能的技術推動,數字音樂産業以及知識付費産業的成長,智能音箱行業規模也隨之實現井噴式增長。

有多火?我們先來看一組數據。奧維雲網全渠道推總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中國智能音箱市場銷量爲1556萬台,同比增長233%;銷額30.1億元,同比增長149%。據奧維雲網預測,2019年中國智能音箱銷量達3430萬,同比增長111%;銷售額爲70.3億元,同比增長93%。

對于任何行業來說,有銷售規模就有勝利的曙光,所以無論是硬件公司、互聯網企業還是家電制造業爭相搶食。據了解,僅2019年上半年,新進品牌數量就高達5個。如,蘋果攜Homepod正式進入中國市場;360入局IoT並發布第一款智能音箱——360max;去年發布的網易智能音箱終于上線;家電廠商海信、海爾也都發布了智能音箱,完善其智能家居生態布局。

但同時,一個有意思的現象是,同樣在2019年,騰訊聽聽項目暫停,Rokid裁員等負面消息也一直沒斷過,除此之外,在2018年的年度業績說明會上,科大訊飛董事長劉慶峰更是直言“不再跟進智能音箱賽道”。

同一時期爲何會出現截然不同的兩種態度?究其原因,無外乎是支持者看重智能音箱背後的IoT萬億級新市場。數據調研機構國際數據公司(IDC)發布的數據預計,到2020年中國智能音箱市場規模將超過1.8萬億元。隨著5G成爲現實,物聯網的潛力將被極大地激發出來,也因此大家對智能音箱有了更多的期待。但也有人擔憂銷量狂歡過後,智能音箱行業拿什麽爲自己再續後勁?

事實上 ,這種擔憂並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爲到目前爲止,智能音箱商業化模式依舊待解。就目前來看,智能音箱在商業化的表現並不清晰,硬件基本上是不賺錢的。早前音頻廠商古古美美CEO童建超就曾向媒體揭開了“小音箱”的成本:不帶屏幕的小型音箱成本在150元左右,加上Wi-Fi模塊、芯片、麥克風陣列等智能硬件模塊在250元左右。目前天貓精靈和百度小度的基本款售價都在100元以下,小米小愛的價格也僅僅高出幾十元,這意味著這些産品都在虧本銷售,每萬台就需補貼百萬元左右。而軟件上,其更多是跟第三方進行合作,即使有付費內容,要想吸引大規模用戶購買,又是一個非常長的時間點,而且音箱廠商是做“中間商”,它們該以什麽樣的角色來實現軟件賺錢,還不好定。

百度副總裁景鲲曾像中國經營報透露,百度集團層面沒有在營收上爲小度提出KPI式的目標要求,也沒有商業化的要求。可見小度音箱的商業方案能否跑通有待見證。而阿裏巴巴人工智能實驗室硬件終端總經理茹憶也曾對瞭望東方周刊表示,“互聯網行業,往往是羊毛出在豬身上。智能音箱的那只‘豬’在哪,現在我們並不知道。”

好在,盈利模式雖然不清晰,但現有的幾家智能音箱打法還算看的明白。

小米是loT生態閉環最完善的。2015年小米就披露了 IoT 戰略,並以小米生態鏈布局,開始了擴張。小米最初 IoT戰略是以智能手機爲切入點進行設備連接,智能音箱也稱爲一個重要的連接觸點。不過,小米生態雖然完善,但並不開放,小米生態鏈上的公司雖然不少,可比起龐大的中國家電制造業來說,還是微乎其微。

從目前的市場階段來看,更開放的生態可能更有利于多元玩家加入,一起把蛋糕做大;而封閉的生態,如果不能持續保證多種終端的叠代、供給,或者欠缺豐富內容和服務,則面臨用戶體驗不佳、購買選擇受限的問題。

在這方面,百度和阿裏走的是一條開放的路線。據了解,目前小度智能音箱已經支持百度智能、Yeelight、塗鴉智能、海爾優家、創維智能、大魚管家等25家品牌,品類有空調、插座、燈、冰箱、電視等,幾乎覆蓋了整條家居産品線。天貓精靈,則是輸出智能化解決方案與技術能力。此外,從今年天貓精靈舉辦的新品發布會上可以看出,阿裏開始主打 “場景升級”,記得當時發布了4款産品——天貓精靈CC(帶屏音箱)、天貓精靈方糖R(無屏)、天貓精靈Queen(智能美妝鏡)、天貓精靈智能車盒(與高德合作)中,CC、Queen和車盒分別對應著新的場景:客廳、梳妝台、汽車。

雖然入局企業有上百家,但從市場份額來看,其實也就是阿裏巴巴、小米和百度在競爭,那麽到底誰能勝出呢?撥開迷霧通往未來的路徑,可能是阿裏說的“場景升級”;是小米強調的AIoT生態;也可能是一種完全不需要主控設備的,人與多元信息、設備的直接交流,在這種設備分散的圖景中,並不存在作爲重量級入口的單品類硬件終端。總之,銷量對于現在的智能音箱産業來說並不重要,從更長遠的維度來看,智能音箱能夠創造多大的生態圈、社會價值,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