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最早提出“智慧城市運營商”的浪潮,想爲智慧城市建個“底座”

2019-08-08 10:01 億歐網
關鍵詞:智慧城市

導讀:智慧城市建設了這麽多年,大家的滿意度如何?收集反饋恐怕很難實現,單是界定概念,建立指標就絕非易事。不過,顯而易見的反饋是,浪潮集團有限公司執行總裁陳東風認爲,智慧城市建設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最早提出“智慧城市運營商”的浪潮,想爲智慧城市建個“底座”

智慧城市建設了這麽多年,大家的滿意度如何?收集反饋恐怕很難實現,單是界定概念,建立指標就絕非易事。不過,顯而易見的反饋是,浪潮集團有限公司執行總裁陳東風認爲,智慧城市建設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早在2018年,陳東風就在接受采訪時表示:我們花了三十多年的時間建設了各種各樣的信息系統,近十年仍在重複信息化建設老路,結果是形成了各種各樣的信息孤島。“智慧城市建設轟轟烈烈,但是我認爲真正有效果、能爲城市治理發揮作用的實在不多。”一年後,在主題爲“雲數賦能 智領未來”的浪潮2019雲數智中國行技術與應用峰會上,陳東風再次對智慧城市現狀作出評價。

批判的價值毋庸置疑,但其局限往往是止步于建設性。如何打破信息孤島走向融合?又如何建設有“實效”的智慧城市?浪潮不僅想成爲指出問題的一員,更想成爲提供建設性的一份子。早在2018年,浪潮就率先提出了“智慧城市運營商”這一理念。到了2019年,更是確立了建設成爲“雲+數+AI”的新型互聯網企業的目標。在8月6日的成都峰會上,浪潮正式發布了智慧城市“底座”,也爲建設有實效的智慧城市邁出了重要一步。

立志成爲智慧城市支撐,浪潮智慧城市”底座“的一雲、一湖、兩網、一圖、一中心

雖說目前的智慧城市建設難以看到突破性進展,但智慧城市的階段的發展還是有規律可循的。首先是智慧城市的一大轉變:從縱向應用智慧化爲主,轉向橫向協同平台化爲主。伴隨這一轉變,技術融合、數據融合、業務融合,強調解決跨層級愈發被重視,對跨地域、跨系統、跨部門、跨業務的協同管理和服務的需求也更加迫切。與此同時,也應當認識到,智慧城市是利用信息數據對物理城市進行重塑和再造的持續優化過程,運作模式上也從以建爲主轉向持續運營爲主。

訴求顯而易見,當前的智慧城市需要協同平台化建設和持續的運營。基于此,浪潮以“融合、智能、開放、可信”爲理念,設計了這款爲智慧城市建設、運營全過程提供基礎性、綜合性的技術支撐平台——智慧城市底座。

最早提出“智慧城市運營商”的浪潮,想爲智慧城市建個“底座”

“智慧城市底座”包括一雲、一湖、兩網、一圖、一中心。一雲是基于浪潮雲的ICT基礎設施,既包括雲化網絡,也包括邊緣計算平台和雲計算中心;一湖彙聚城市最原始的全量數據資源,支持多元數據的統一采集、彙聚、治理、分析和應用;兩網分別指的是城市物聯網和視聯網,城市物聯網感知城市環境及物理基礎設施的狀態、事件而城市視聯網感知人類行爲。人們不僅能用一圖掌握城市時空信息,還能通過城市運營綜合管理中心實現融合研判並真正實現全要素的聯通。

在智慧城市底座體系裏,陳東風尤其強調基于城市整合的“全量數據”。陳東風認爲,在醫療健康數據領域,很多人講的數據只是基于一個病種,全量的醫療數據則包含診療的所有數據、健康數據以及手環這樣的人體物聯網數據。浪潮依托健康醫療大數據平台HDSP,整合了262家醫療機構全量數據,覆蓋人口超過2400萬。政府數據授權被認爲是浪潮的獨特優勢,在醫療健康領域,浪潮獲取了衛健委的支持。在技術方面,既要保證數據的實時采集,還不能夠影響醫院信息化系統的運轉。此外,在保證數據及時實時、有效彙聚和傳輸方面,浪潮也有一些自己的專利技術。數據系統必須是實時的,“一個月傳一次就失去了數據的價值”。

以政務雲和城市數據湖爲依托,通過城市物聯網平台,城市視聯網平台,城市時空信息平台構成城市感知體系實現數據融合、流程貫穿,浪潮希望這一底座能成爲智慧城市的支撐,助推智慧城市轉型。據了解,智慧城市底座目前已成功應用于濟南、婁底、寶豐等三十余個智慧城市,重點應用于應急智慧、城市精細化管理、市政設施管理等領域。

智慧城市成功的關鍵是“智慧城市運營商”

“智慧城市運營商”的理念由浪潮提出,浪潮集團副總裁、智慧城市總經理姜振華認爲,智慧城市運營商正是智慧城市成功的關鍵。關于這一角色的職責,業界已有共識:城市資源整合者、運營服務生態建立者以及市場化運營主導者。

最早提出“智慧城市運營商”的浪潮,想爲智慧城市建個“底座”

經過近20年的信息化建設,政府數據已經有了基本的整合能力,與此同時,國家級的共享規劃也在被倡導。姜振華認爲,在未來,政府數據會是驅動城市發展數字政府及智慧城市建設的核心資源。將政府數據和城市數據整合,不僅能爲整個城市管理、更新、及改造提供堅實的基礎,也能爲新區規劃、園區規劃和小鎮規劃業提供支撐。以浪潮打造的統一城市公共服務入口愛城市網爲例,基于對政府、社會數據的整合,市民可以一鍵查社保、公積金、個稅、違章記錄等信息。

《2018智慧城市生態系統白皮書報告》將浪潮放入中國智慧城市生態領跑者象限,以肯定浪潮對行業生態的影響力,而浪潮想更進一步,扮演運營服務生態建立者,基于平台集聚更多合作夥伴,進而提升整個智慧城市建設的有效進度。

用陳東風的話來說,就是”做實“智慧城市。如何做實?陳東風認爲要回到我們常說的服務轉型,而服務轉型的核心是流程再造,即重新構造傳統業務模式下的流程。居民辦理老年證不用跑一趟,就是有實效的具體表現。流程再造不是把數據搬上網,而是真正能在行動層面施加影響。陳東風指出,”智慧城市新型服務新型業態的核心也是把城市治理流程進行改造。“

各個企業專業化的工作和複雜的需求需要一完全市場化責任化的主體從中進行匹配,市場化運營主導者的角色需求應運而生。浪潮認爲,市場化運營是可持續運營的關鍵,核心是體制和機制的創新。此外,城市運營主體必須能有效的聚合城市國有資本和民營生態資本,建立國有資本相對控股,民營資本利益協同的多元股權制衡結構,不應該建立一種完全100%國有化的一種運營平台。體制建立以後,將借助政府購買服務和使用者付費等多種的市場化運用機制,不應僅僅依靠政府財政。

浪潮的智慧城市運營什麽?分別是雲、數、以及場景運營。在政務雲方面,浪潮在國內一直居于領先地位。哪些是政府需要投資的數據?比如目的是強化政府的管理和服務的市場監管就存在需求,浪潮也在有意識進行梳理。在山東東營,浪潮做了2萬盞路燈,基于燈光資源收取和汲取整個城市動態的實時信息,這便屬于基礎場景運營。事實上,浪潮智慧城市“底座”恰恰有著覆蓋全業務場景的優勢,不管是在城市空間綜合管理,還是在城市基礎設施管理,都能廣泛發揮作用。

浪潮智慧城市運營商的差異化打法

虛擬空間往往是對物理空間的反映與重構。智慧城市裏,運營商也不會只有一家。那麽浪潮的智慧城市運營商有哪些差異化打法又有哪些難點需要克服?

陳東風認爲,和BAT比起來,浪潮更多地著眼于政府相關業務。比起競爭,陳東風認爲提供基礎設施的浪潮和BAT目前更顯著的關系是合作。關于BAT爲什麽紛紛搶占智慧城市,陳東風指出,消費互聯網的資源幾近枯竭,下半場應當向産業互聯網轉型,而這正是浪潮以往做的。

過去一年,浪潮以智慧城市運營商的身份爲30個城市提供智慧城市運營服務,智慧泉州入選智慧城市的十大樣板工程,在全國範圍內廣爲傳播。浪潮在濟南提煉了60PB+的互聯網數據、整合了38類政府部門、59大主題的組織數據並實時采集1000種+感知設備的物網數據。在濟南,15萬名家長能夠獲取孩子進出學校的視頻查看服務。在創新應用方面,浪潮在濟南建設了77條綠波帶,大屏幕顯示推薦行駛速度,按照這個速度行駛,就會一路綠燈,暢行無阻。

數據融合既是破解當前智慧城市難題的一個方案,但本身也是一個難點。陳東風認爲,實現數據的融合,最大的問題往往不是技術。智慧城市以浪潮本部所在的濟南爲樣板,其實就能反映了一些困難。除了人員、資本,政府關系優勢在推動建設智慧城市,尤其是數據融合方面成爲不可或缺的資源。

得益于信息融合建設,在如今的濟南,在某一個醫院拍攝的片子可以在不同醫院重複使用。粗略估計,每年能省下約5億元。雖然小小的案例便能看到突出效果,但負責智慧城市落實工作的張新法還是直言“太難了”,和城市談判還是“失敗多”。

不過基于多年的落地實踐,他也有了一些和政府合作的經驗可以分享:首先要建組織,即一個獨立的領導工作小組,且一定要市委出動。第二,在體制機制上,應采取政企合作。第三,立法上應該有所跟進,對安全的擔憂是非常正常的,爲此一定要有責任主體。

在實現行業的信息融合方面,陳東風基于醫療健康數據領域給出了更爲宏觀的答案。對于不配合的醫院,“要給他們一些甜頭”,通過數據反哺醫院。爲了打消對方對安全的顧慮,也應當在技術上發力。

信息融合是建設有實效的智慧城市的必要條件,陳東風還分享了自己估計的信息融合時間表。最快的會在政府管理、服務領域,因爲關乎營商環境能較快推進。“以前招商引資靠土地,現在靠智慧城市建設帶來的算力”張新法對此有著形象的描述。其次,在綜合治理,網格化管理上也能較快推進。最需要時間的是專業領域,在打破行業壁壘、實現數據流動需要一個更爲漫長的過程。

雲計算是新型生産力,大數據是新型生産資料,AI是新型生産工具;當前是數字經濟時代,且已進入聚焦産業數據化的互聯網下半場……在定義“我是誰”之前,浪潮不斷把握“我在哪兒”。數字經濟的抓手是智慧城市,那麽智慧城市的抓手該是什麽?一雲、一湖、兩網、一圖、一中心,浪潮新推出的“智慧城市底座”試圖解答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