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中國的人工智能泡沫到底有多大?

2019-08-09 09:34 新周刊

導讀:別看現在的AI雖然已經63歲了,智力卻連3歲都不到,但它給人類的孤獨增加了許多話題。

人工智能,AI,智能金融,AI,VR,人臉識別,深度學習,自動駕駛,語義分析,雲計算

三年前,AI 60周歲的時候,阿爾法狗戰勝了世界圍棋冠軍柯潔。此後,柯潔只能被稱爲“人類圍棋世界第一”。

這讓這個年過半百的概念再次煥發了新的活力:街頭巷尾,議論紛紛,熱錢湧入,風口造勢……一時間,AI成爲比VR、區塊鏈還要熱門的高級概念。

言必稱AI,就是新時尚。

柯潔.jpg

年輕的圍棋國手柯潔與人工智能阿爾法狗對弈。

AI音箱已經是最基本的配置。蘋果的Siri、小米的小愛也在對標鋼鐵俠的賈維斯,意圖成爲你的貼身管家。訊飛輸入法的出現,更讓普通話不標准的國人,也有了被機器理解的機會。

深藍.jpg

上世紀末,IBM公司的軟件“深藍”擊敗了俄羅斯國際象棋棋王卡斯帕羅夫,震驚世界。

這也給孤獨的我們,增添了一些話題。

其實,別看現在的AI雖然已經63歲了,智力卻連3歲都不到,是不可能産生自己的價值、觀點和情感的。

這種初級階段下,還有資本炒作,利益驅使,這該衍生出多少泡沫?

人機識別網紅大賽.jpg

2016年,杭州,人機識別網紅大賽。/ 圖蟲創意

人工智能是個筐,裝著欲望和欺騙

早在前年,李開複就公開表示,“最近我見了一個做內衣的,也說自己是人工智能的企業,這是非常不正常的現象。現在,人工智能領域的泡沫化特別嚴重。”

對此,卷積神經網絡的發明者、Facebook首席AI科學家Yann LeCun表達了贊同,並補充評論道:“李開複提到的泡沫就是指有些公司許下了過高的承諾,但是要不了多久,他們的錢就花完了。”

據工信部中國信通院副所長張雪麗介紹,截止至2018年9月,全球共有人工智能企業5159家,中國以1122家(不含港澳台)位居第二;北京則以445家的總數,成爲全球人工智能企業最多的城市。

更厲害的是,中國靠全球1/5的企業獲得了3/4的融資,足以可見投資者對于中國AI領域的期待與展望。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CB Insights數據顯示,2018年全年,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處于虧損狀態。

1565164063111136.jpg

人工智能的墓碑。/ 億歐網

另據億歐智庫《2018中國人工智能商業落地研究報告》,2017年中國AI創業公司累計獲得超過500億元人民幣融資,但其中累計産生收入卻不足100億元人民幣。

“快資本”和“慢落地”之間的膠著關系,可見一斑。資本都是逐利的,但人工智能研發周期長,回報慢。有的公司甚至會一邊融資,一邊投資,以此來穩定現金流。

據AI財經社報道,以人臉識別著稱的商湯科技在獲得軟銀中國10億美元投資前,就已投資了6個項目,計劃投資的項目還有10多個。甚至還傳出消息,商湯科技與鼎晖擬籌建規模爲30億元人民幣的AI專項投資基金。

管他産品賺不賺錢,先把手裏的錢捂熱乎了再說。

不過好歹商湯是真的在做AI。另外這也反映出,現在很多公司要是不跟人工智能發生點關系,很難提振股價和吸引投資,于是一大群AI冒牌貨應運而生。

像京東和海康威視的倉庫機器人,頂多就是個智能化的産品,現在都有意無意地往人工智能概念上靠。

APM線.jpg

連廣州全自動化運行的APM線都沒自稱爲人工智能。/ RT軌道交通

照這麽說,我家的掃地機器人也是AI了。

還有什麽AI算命,不就是利用抽屜原理制作的互動小遊戲,都要故弄玄虛一把。有的甚至直接隨機匹配,這都有人轉發。腦子是個好東西啊!

再有就是所謂“AI機器人自動寫稿”,最典型的就是體育比賽和股市報道。

但這種只要提前設置好語序格式模板,規範好條件和阈值就可以做到。一個簡單的填空題被吹到天上,當然不可否認,這樣操作確實很快很方便。但杞人憂天一般,操心記者編輯都要被淘汰,至少現在還不可能。

現實世界裏的AI,不比鋼鐵俠的賈維斯

過去三十多年,其實人工智能沒有任何本質的進步。

今天的AI系統是用大量的自動化試錯訓練出來的,每個階段都需要通過一項稱爲反向傳播的技術來反饋錯誤並調整系統,以減少將來的錯誤,從而逐步提高AI在特定任務上的表現。

Geoffrey Hinton.jpg

Geoffrey Hinton,被稱爲“神經網絡之父”“深度學習鼻祖”/圖:人工智能網

目前可以大幅提升AI系統效率的方法,即所謂“深度學習”,主要就是以這種反向傳播技術爲基礎,而這項技術發明于20世紀60年代,並于20世紀80年代中期由Geoffrey Hinton應用到神經網絡。

想要達到鋼鐵俠的智能管家“賈維斯”的效果,還有一段距離。

《鋼鐵俠》.jpg

“賈維斯”是一套集合了大數據分析、自動駕駛、語義分析、雲計算等多種技術的智能平台。/圖:《鋼鐵俠》

當然,你想給你的貓遠程喂糧,或者語音告訴你家的電視開機、換台,這些目前就可以做到。但遺憾的是,這些應用場景裏並沒有多少真正涉及AI。無非就是按鍵口令轉換成了語音口令而已。

真正涉及到AI的,在8月初,清華大學的一個團隊研發出一項牛逼發明——“天機芯”。這種人工智能芯片可以讓無人駕駛自行車成爲現實。這一項科研成果還登上了《自然》雜志封面。

無人智能自行車系統示意圖.jpg

無人智能自行車系統示意圖/圖:鄧磊博士論文

不過這畢竟只是自行車,而且誰會騎無人駕駛的自行車呢?還是無人駕駛的汽車比較有吸引力一些。

在《哈佛商業評論》公布的全球十大AI行業領軍人物中,李彥宏成爲中國唯一入榜的企業家。當然他上榜並非因爲百度搜索,而是因爲無人駕駛汽車。

《哈佛商業評論》給出了李彥宏上榜的理由:“在全球範圍內最早搭建無人駕駛開放平台,讓汽車全行業all in AI;中國唯一擁有全套AI技術和産業能力的CEO,在他的版圖內,人工智能對于産業升級的推動,以及對于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的構建已經進入落地應用階段。”

去年7月,全球第一台完全沒有方向盤的巴士——百度阿波龍,在中國量産下線。

如今,已經1歲的阿波龍,憑借其自動駕駛路測總裏程數18093英裏的成績傲視全國。但800米要走9分鍾的體驗卻著實令人尴尬。而且,這個成績比起谷歌他們家的Waymo來說,也差好大一截。

Waymo去年甚至還推出了無人駕駛汽車出租服務,但這差點釀成了人命。

根據當事人描述,當時Waymo的小型貨車在交叉路口右轉的時候突然停下來,在左轉彎中途被卡在了交叉路口。“我差點兒就害死了別人。”他在事後心有余悸。

無人駕駛.jpg

無人駕駛,你敢嘗試嗎?/ 圖蟲創意

無人駕駛只是AI領域的一個縮影,卻也是最濃墨重彩的一個縮影。

試想一下,你考科二的時候難度是多大。你就知道無人駕駛有多難了。

AI還小,決不能讓它變壞!

在檢驗一項技術的實用性方面,壞人往往會走在前面。

圖片識別在人工智能領域是非常困難的環節。對于圖片搜索引擎而言,多數圖片都要由人工打標簽,才能做進一步分析。在山東、河北等省的四五線城市裏,有數以十萬計的人們爲AI打工。

上班族不會隨著夜幕降臨而離場。人工智能還沒實現,先制造了一批AI體力工。

但在黑客這裏,小小的圖片根本不是問題。厲害的黑客,甚至可以隨便破解一個網站的驗證碼。

多年以來,驗證碼都能有效地區分惡意攻擊代碼還有人類用戶。但是現在聰明AI時代到來了,驗證碼在它面前仿佛就是送分題。

黑客們可以利用卷積神經網絡CNN,輕松破解任何圖片驗證碼。甚至是從一堆圖片中找出一個公交車站牌,這樣的高難度命題都不算什麽。

破解驗證碼之後,接下來就是破解密碼。但這也可以用對抗生成網絡GAN來破解,更何況在這個個人隱私數據隨意被泄露的年代,收集你密碼命名習慣的相關信息也並不難。

壞蛋們還可以爬取你的語音特征,再利用分層神經元模擬出來,假裝你的身份跟你家人騙錢。這種假語音做得很逼真,甚至連憤怒、高興等不同語氣情緒都能夠做到惟妙惟肖。

1565164328899069.jpg

手機最大的危害,來自無所不知的騷擾電話。/ ROBIN WORRALL

語音可能作假,那打視頻電話驗證一下總沒有問題吧。那你可能是不知道deepfake,連蓋爾·加朵、楊冪這些一線明星,都能被不法分子合成A片。說不定哪天,你的合成版“出軌視頻”就會被發給好友進行敲詐勒索……

防不勝防,難道我們只能慶幸,好在AI做成的視頻還挺假,能看出來不是真的?那萬一有一天技術真的進步到難辨真僞了怎麽辦?我們還有隱私嗎?我們還有自由嗎?

還是需要各國聯合起來簽署倫理公約,就像禁止克隆人一樣,禁止利用人工智能來作惡。

這樣,才能保證AI更加健康發展,爲人類造福。不至于哪天真的像奧創一樣,要反噬人類。

《星球大戰》.jpg

AI能夠像生物一樣進化,並在未來衍生出不同的種族嗎?/ 電影《星球大戰》中兩種不同的機器人

至于現在,還是讓AI領域降降溫,擠擠泡沫。畢竟就那三腳貓的功夫,還是多花點錢在真正的研發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