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美兩大運營商合並:抱團取暖能否緩解5G焦慮?

2019-08-05 11:05 王新喜
關鍵詞:運營商5G美國

導讀:美國電信行業本身的衰退已成既定事實,基礎設施的建設上已經落後,短時間內追趕並不現實,兩者的合並類似于一劑鎮靜劑的效用,它能夠暫時緩解5G焦慮,但它不是從根源上解決美國5G難題的解藥。

電信,運營商,5G,運營商,電信,壟斷

圖片來自“123rf.com.cn”

日前據媒體消息,美國電信運營商T-Mobile和Sprint宣布以265億美元的全股票交易進行合並,美國司法部最終終批准這項合並交易。

據CNBC報道:Sprint將剝離Boost Mobile、Virgin Mobile和Sprint的預付費手機業務。Sprint和T-Mobile將剝離部分無線頻譜,用于Dish Network,並向該公司提供至少2萬個手機站點和數百家零售店。此外,Dish需要能夠在未來七年訪問合並後的新公司網絡。

5G焦慮,戲劇性讓T-Mobile與Sprint成功合並

在過去,爲避免産業巨頭通過大型並購形成壟斷性的産業利益聯盟,侵害消費者利益,過去美國司法對大企業尤其是電信運營商合並多持反對態度。

比如AT&T公司曾試圖收購Time Warner與T-Mobile以及T-Mobile曾經試圖賣給Sprint等都沒有被批准。從2015年開始,T-Mobile與Sprint就已經傳出要合並的傳聞,2017年年中,雙方又一次談崩。

而這次,T-Mobile又和Sprint得以成功合並,祭出的理由則是中美5G競賽,T-Mobile的CEO對外宣稱美國在5G的發展上面已經落後于中國,這次合並將有利于美國在5G領域與中國的競爭。

可以說T-Mobile又和Sprint恰好擊中了美國電信基礎設施的短板與焦慮,這次合並也因此戲劇性被通過。

T-Mobile和Sprint的大股東分別是德國電信和日本軟銀集團。其中,德國電信持有T-Mobile約62.3%的股份,而軟銀則持有Sprint約83%的股份。之前兩家一直沒法談攏的一個重要原因是,軟銀認爲合並協議過于傾向T-Mobile,合並完成後Sprint會失去對美國市場的控制。

而合並之後的好處顯而易見。一方面,從交易結構上看,這次雙方更像合並而非收購,即不是一家對另一家的吞並,而是變相成立一家新公司,融合T-Mobile和Sprint的資産。合並後,T-Mobile、Sprint成爲美國第三大、第四大運營商,二者合並後將超越AT&T成爲美國第二大運營商。

其二,合並之後的新公司會有更多的網絡頻譜,包括T-Mobile的600 MHz和700 MHz以及Sprint 的 800 MHz 和2.5 GHz,這顯然有利于其5G網絡發展的覆蓋與新的網絡部署與規劃。

但這或許開了一個壞的先例。過去美國司法部認爲,大規模並購案會大幅削弱市場競爭、抑制創新,可能導致消費者支付更高費用。但從目前的案例來看,雙方合並獲得了美司法部的首肯,雖然交易仍面臨來自美國13個州總檢察長和首度華盛頓所在哥倫比亞特區的反壟斷訴訟。

不過在當前出于反壟斷考慮,美國司法部要求T-Mobile和Sprint必須剝離部分資産,包括Sprint的Boost Mobile、Virgin Mobile和其他預付費電話業務,以及Sprint的一些無線頻譜,作價50億美元賣給衛星電視巨頭Dish Network。

也就是說,合並之後,雙方得在自身網絡內再創造一個新的競爭對手來分食電信運營商的蛋糕,因爲,兩者合並之後,美國三大運營商已經拿下了美國95%的市場份額。

當前兩者的合並其實已經給美國市場的反壟斷審查帶來了麻煩與隱患。如有業內人士提到,如果美國大型並購想說服美國反壟斷審查,以後祭出與中國競爭的理由,幾乎就可以成爲萬能金鑰了。

T-Mobile和Sprint合並,抱團取暖才能生存

其實從現狀來看,T-Mobile和Sprint是否要合並,其實是雙方生存與死亡的議題。一方面大環境是當下通信行業陷入寒冬,5G時代來臨,在實力上不占優勢的T-Mobile和Sprint面對美國前二運營商的競爭上並沒有優勢,美國運營商市場很容易導致強者恒強的格局。

此外,美國5G采用的是毫米波,T-Mobile和Sprint面對著陡增的成本,只有合並才能報團取暖,甚至才有生存下來的希望。

兩者合並後的公司將擁有超8000萬用戶,整體企業價值約爲1600億美元,市場格局發生變化:合並後的新T-Mobile有實力與美國電信業前兩大巨頭威瑞森(Verizon)和AT&T一爭雌雄。

而合並後的New T-Mobile如果建成了一張更低成本、更具規模的5G網絡,有機會進一步推動市場競爭並降低市場資費。

因此,T-Mobile和Sprint之所以在美國得以通過反壟斷審查,我覺得有三個原因:

其一,它們的並購可以確保通信就業市場的穩定。

其二,它們的並購不僅不會産生壟斷,反而規避了市場壟斷的産生。因爲對于T-Mobile和Sprint來說,合則兩利,分則兩傷。

5G時代,如果單打獨鬥,它們都沒有足夠的實力與美國第一第二大運營商競爭,按照現有的格局趨勢走下去,反而會導致前一與前二産生壟斷格局,兩者合並反而才能讓美國電信市場格局更加均衡化。

其三,5G領先不再的焦慮是T和S合並的催化劑。在美國,AT&T與Verizon可能無法帶領美國5G取得領先性優勢。

美國需要在5G賽道引入更多的優質選手,這其實是類似騰訊的賽馬機制,多個團隊PK,競爭效應會激發市場産生更多的創新與更好的産品體驗,兩強相爭帶來的市場活力不如三足鼎立強。在美國,在AT&T與Verizon之外,顯然還需要一個更有生存能力的旗鼓相當的競爭對手。

美國的5G難題,並不是運營商合並能夠解決

無論中美,5G都可能面臨著成本投入産出不對等以及盈利上的難題,其一是運營商5G建設成本高,其二是終端價格高,用戶換機動力不強,短時間內普及困難;5G投入過大,面臨成本回收周期無線延長的困境,只有快速完成規模化的用戶群覆蓋,它才能降低運營成本做到投入産出的正向循環。

在當下,美國的5G難題並不是兩大運營商合並能夠解決。

其一是美國電信行業的衰退趨勢明顯,在5G時代,美國沒有一家能與諾基亞、愛立信以及華爲相抗衡的電信設備供應商,而無線通信公司思科過去是一家知名的電信設備提供商,但後來其業務越來越多地轉向軟件和網絡安全以及雲服務,而不是建立自己的核心通信網絡。

一言以蔽之,在美國,已經沒有公司能夠制造高質量的5G電信設備。

AT&T、Verizon 和 Sprint 等運營商依然需要依賴與諾基亞、愛立信和三星等建立合作爲其提供電信設備。

美籍華裔電信行業專家Bill Huang曾談到一點:美國曾經長期領跑電信行業,但過去20年來,美國從電信行業的領頭羊蛻變成幾乎要完全退出電信設備制造業。迄今爲止沒有任何一家美國公司能夠制造出建設新一代無線網絡所需的設備。

其二是,美國光纖基礎設施嚴重缺乏,而5G要實現超高速數據傳輸,離不開光纖光纜的強力支撐。5G頻段遠高于3G、4G,覆蓋範圍更小,需要大量小基站。

AT&T此前估計,要完成5G網絡部署需要十年時間。此前有AT&T工程師表示,美國5G網絡將意味著史上最昂貴、最複雜、蛛網般密集的光纖網絡。

因此,美國的光纖基礎設施建設相對缺乏,這個時候開始投入意味著它還需要經曆漫長的基礎設施建設期,並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與資金成本。

其三是它需要和地方政府配合以及布局光纖管道,這將嚴重拖慢5G建設的進度,尤其是相比光纖光纜,光纖管道方面的建設與價格也將拖慢5G網絡的建設。

與美國對比,中國近10年來對光纖基礎設施已經在默默強勢布局,當前已占據全球超過50%的光纖光纜使用量,在國內,覆蓋全國的光纖網絡已經基本成型。

中國已經覆蓋低頻、中頻到高頻幾乎所有的優質頻段,而且5G頻段是分配的。

而美國和歐洲的運營商們則主要聚焦于28G的毫米波,一方面基于頻段的使用需要支付給政府數十億美元的費用,另一方面毫米波技術需要通過類似于中繼器的設備,作爲中間節點來延長信號,將導致成本增長與網絡傳播速度受影響。

而與之相比,由于基礎設施的建設已相對完善,中國在5G網絡建設推進的時間進度可能要更快。

此前有數據顯示,中國將在2023年完成5G網絡的全覆蓋,在5G標准中所占份額已達到30%,並在大規模天線、超密集組網,TDD系統設計等技術上開始領先,基站數量已經是美國的10倍。

因此,基于5G的商業化之路與掉隊的風險,允許T-Mobile和Sprint合並更像是美國的一種5G戰略。

畢竟,T-Mobile和Sprint承諾並強調其對農村網絡的覆蓋率,縮小農村與城市的5G網絡覆蓋落差(其實就類似國內三大運營商過去玩的村村通),並承諾三年內部署的5G服務要覆蓋97%的美國人口,在六年內實現99%的覆蓋率,這與美國需要大幹快上的5G大戰略是相契合的。

因此,從這個意義來看,T-Mobile和Sprint合並,可能會激發鲶魚效應,有利于推動美國5G網絡的建設進度與規模並降低市場資費。

但綜上所述,它能夠集中資源與資金去建設規模化的5G網絡,但美國電信行業本身的衰退已成既定事實,基礎設施的建設上已經落後,短時間內追趕並不現實,兩者的合並類似于一劑鎮靜劑的效用,它能夠暫時緩解5G焦慮,但它不是從根源上解決美國5G難題的解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