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

技術

物聯網世界 >> 物聯網新聞 >> 物聯網熱點新聞
企業注冊個人注冊登錄

深度 |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小心“丟面子”

2019-08-09 11:18 北京日報客戶端
關鍵詞:人臉識別

導讀:近年來,人臉識別技術在越來越多的場景得到應用:封閉場所刷臉進門,買東西時刷臉付款,機場火車站刷臉驗證身份,甚至出現了刷臉取廁紙、刷臉扔分類垃圾的嘗試。

日前,“北京國際城市軌道交通展覽會暨高峰論壇”在北京開幕,北京地鐵正在進行內部測試的人臉識別檢票閘機也首次面向公衆亮相,北京市軌道交通指揮中心主任戰明輝表示,未來北京地鐵有望通過人臉識別等生物識別方式進站乘車。

近年來,人臉識別技術在越來越多的場景得到應用:封閉場所刷臉進門,買東西時刷臉付款,機場火車站刷臉驗證身份,甚至出現了刷臉取廁紙、刷臉扔分類垃圾的嘗試。

北京晚報記者調查發現,部分場景下應用人臉識別技術並未得到市民們的認可,甚至在高調上馬後悄然撤下。專家表示,人臉識別技術適合應用在需要身份驗證的場景,如果沒有身份驗證的需求,刷臉往往只是個噱頭,還有泄露個人隱私的隱患。

門禁:應用最廣 認可度高

7月31日上午11時,北京大學東南門,兩台人臉識別閘機設置在傳達室前,不時有學生站在閘機前,看向右側的攝像頭和屏幕:識別成功屏幕上會顯示學生姓名、打開通道,識別失敗則會再次捕捉人臉,直到識別成功或者使用學生卡刷開閘機。

深度 |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小心“丟面子”

北京大學東南門的刷臉閘機,學生們接受度很高,但依然時有識別不了的情況發生

不僅是學生和教工,遊客也可以通過在預約系統中錄入人臉信息的方式刷臉入校參觀。

“不是只能刷臉,如果沒有錄入人臉或者不想刷臉,可以刷本校的學生卡進入哈。”保安介紹,出示本校學生卡、校友卡這種最原始的方式也可以。

“去年我畢業的時候西南門和圖書館剛裝上。”畢業于北京大學中文系的小瑤告訴記者,由于食堂等地方還是需要帶卡,所以暫時還未實現刷臉暢行校園,“如果將來所有地方都能刷臉,可以不帶校園卡,那就真的方便了。”就職于公關公司的白領曉雨也認爲門禁適合使用人臉識別技術:“不用拿卡或者輸密碼,很方便。”

調查發現,在門禁、上下班打卡這類場景,人臉識別技術的應用得到了較高認可。在這些應用場景下,相對個人生物信息泄露,更多人關心的是識別的准確性與通行的速度。

記者在北大東南門停留10分鍾,5名學生中有2名進行了兩次以上的識別;在北大未名BBS上,也有學生吐槽除了圖書館外很多門刷臉都刷不進去。

“可能是我們單位門禁的人臉識別系統太差了,有一天我刷了12遍,各種角度各種表情,就是不識別。”就職于某事業單位的小璐頗爲無奈。

交易:便捷迅速 選擇之一

地鐵角門西站,4號線與10號線的站廳層,友寶自動販售機前不時有乘客駐足購買飲料:在機器或者屏幕上選擇自己想要的商品後,在屏幕上可以選擇支付寶、微信、中行、農行的掃碼支付,也可以選擇最新上線的支付寶刷臉支付。

深度 |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小心“丟面子”

角門西站的友寶自動販售機,刷臉支付成爲諸多付款選項中的一個

“最開始是只能用硬幣和紙幣,後來可以掃碼支付了,今年端午節的時候,我發現可以刷臉支付了。”家住4號線沿線的小徐經常在這一站換乘10號線,他告訴記者,第一次刷臉支付有隨機紅包,所以他就嘗試了一下,“我早就在支付寶裏錄入了面部信息,所以選擇刷臉之後屏幕上的攝像頭就識別到我了,只需要我再輸入一下手機的後四位數,就支付成功了,都不用把手機掏出來。”

記者在現場體驗後發現,人臉識別大約需要2秒鍾,輸入手機後四位並確認需要3秒鍾,速度確實不俗。但在記者停留的10分鍾內,3名購買飲料的乘客均未選擇刷臉支付,詢問後得知2位乘客未在支付寶錄入面部信息、1位乘客覺得在人流密集場合被屏幕顯示出人臉有些尴尬。

“前兩天在超市買東西的時候用過,確實更方便一些,畢竟不用帶手機。”家住通州的大學生潇函說,“但是刷臉支付並沒有當初掃碼支付出現時候那種跨越的感覺,所以有點可有可無,並不是非它不可。”

調查發現,交易場景下的人臉識別技術應用也有較高的接受度,但前提是人臉識別只是作爲衆多支付選擇中的一種、而非唯一選擇,此外盜刷風險也是市民關心的問題。

服務:扔垃圾取廁紙 不太吃香

“垃圾箱打不開嗎?旁邊有按鈕看見了嗎?一按就開了。”7月31日中午,西城區新風街一號院西門的分類垃圾桶前,正在研究如何刷臉打開垃圾桶的記者被路過的居民提醒。

7月初,媒體曾報道新風街一號院的分類垃圾桶自帶人臉識別,居民扔垃圾前先“刷臉”。而記者實地調查發現,垃圾桶其實共有三種打開方式:按鈕、刷卡(未實現)、刷臉。

深度 |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小心“丟面子”

深度 |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小心“丟面子”

新風街一號院,居民們對刷臉開垃圾桶態度不一,更多的還是按鈕開箱門

記者在現場掃碼注冊了賬戶,填寫了手機號、所在小區、錄入了面部信息,過了大約兩分鍾,信息就被同步了,站在垃圾桶前所有的桶蓋都會自動打開。

與居民交流後記者了解到,大家使用最多的是按鈕,至于刷臉,大家的態度並不一致。

“我們家是我爺爺負責扔垃圾,他是刷臉。”住在這裏的小姑娘子墨告訴記者,“現在刷臉扔分類垃圾是有積分的,攢到一定數量可以換雞蛋之類的物品,所以爺爺樂意刷臉。”

一位阿姨則告訴記者她並未錄入面部信息,因爲對安全性還有顧慮:“經常看到一些銀行卡盜刷的新聞,人臉識別能不能做到百分之百的安全,反正我心裏是有擔憂的。”

而天壇公園公廁,另一個曾因使用人臉識別被媒體報道的應用場景,則已經悄然撤下了刷臉取廁紙的設備。8月1日中午,記者先後來到了天壇東門內、西門內和南門內的三個廁所,均未看到刷臉取紙機,詢問保潔員得知全園已經撤下,原因可能是出紙太慢、太短,影響遊客體驗,一位在西門內廁所休息的大爺更是直接表示:“(刷臉取紙)太費勁了。”

深度 |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小心“丟面子”

曾因“刷臉取廁紙”上新聞的天壇公園公廁,刷臉取紙機早已撤下

交通:刷臉坐地鐵 有待觀望

“我是最近坐市郊鐵路副中心線去通州的時候才發現,西站可以刷臉進站了。”老家在山西的上班族小葛,每年都要從北京西站坐高鐵回家,“一直走的是人工驗票口,得先把票遞進窗口、工作人員掃描身份證、在車票上蓋戳、再還給我,刷臉就方便多了,身份證和票疊在一起放在感應區,看一下攝像頭就馬上放行了。”

深度 | 隨處可見的人臉識別,小心“丟面子”

北京西站,刷臉驗票驗身份進站

小葛告訴記者,在她看來,機場、火車站這種需要實名驗票的場景下,人臉識別是能大大提高通行效率、降低人工成本的,而且還能起到一定的安防作用:“萬一有逃犯,這不是一下就能抓出來了嗎?”

但談到北京最近已經開始試點的刷臉坐地鐵,小葛持保留態度:“現在地鐵刷卡、刷手機、刷二維碼已經相當方便了,我覺得刷臉沒必要。而且現在地鐵不是實名乘坐的,刷臉坐地鐵肯定是類似火車站和機場、跟公安數據庫相連的,也就是實名的,雖然我覺得信息安全方面沒有太大的問題,但一想到自己每天的行蹤都被實名記錄下來還是不太自在。”

專家:應區分剛需與噱頭

“過去怎麽驗證身份?去銀行辦事,你把身份證拿出來,櫃員盯著你的臉看和身份證是不是一致,這個過程是靠肉眼的,准確度和速度完全取決于工作人員的業務素質和眼力。”DCCI互聯網研究院院長劉興亮在接受北京晚報采訪時表示,這類對身份驗證有剛性需求的場景就適合使用人臉識別技術,因爲它又高效又准確,並無身份驗證剛需的場景使用人臉識別技術,大部分時候只是在搞噱頭。

“像刷臉取廁紙、扔分類垃圾這種場景,沒有身份驗證的需求卻用了人臉識別,其實是給人帶來麻煩,還會讓人覺得泄露隱私,尤其是當開發方是第三方小公司時。”範屹認爲,在這些場景下,手機掃碼、刷IC卡其實已經很方便了。

“我們采集各種個人信息是爲了讓生活更加便利,至于如何保護隱私安全、數據安全,應該考慮用技術去防範技術帶來的風險。過去爲什麽有很多個人信息泄露,是因爲有權限調用信息的人往往通過公用的管理員賬號登錄系統、很難追溯到底是誰調用過,如果以後調用信息也必須使用人臉識別呢?這樣萬一出事,很容易就查到到底是誰做的。”劉興亮說。